我是传奇电影张梅溪在香港逝世,享年98岁 夫君黄永玉手书讣告告知亲朋好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5
  • 来源:陈小春回乡下避难是什么电影_航海王大电影大全_有完没完电影票房--追啊电影资讯网
张梅溪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据人民文学出版社透露我是传奇电影,黄永玉先生我是传奇电影的夫人张梅溪女士,5月8日逝世于香港,享年98岁。黄永玉手书讣告,携子女向亲朋转达了这一消息。“尊敬的朋友,梅溪于今晨六时三十三分逝世于香港港怡医院。享年九十八岁。多年的交情,因眼前的出行限制,请原谅我们用这种方式告诉您。”黄永玉手书黄永玉是大才子,张梅溪的艺术才华也不低。她本人是画家、儿我是传奇电影童文学作家。著有《在森林中》《好猎人》《绿色的回忆》等作品。张梅溪1942年逃难至江西信丰民众教育馆我是传奇电影工作,认识黄永玉并结婚,1947年居香港,任教于中学,1953年全家迁居至北京,开始儿童文学写作,著有《在森林中》《好猎人》《林中小屋》《绿色的回忆》等作品。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创作水墨和油画作品,在国内外各地写生作画,此后一直在北京、香港、意大利等各地从事绘画创作,并曾于香港、北京举办个人画展。张梅溪与黄永玉张梅溪与黄永玉黄永玉和张梅溪的爱情故事,多年来一直传为佳话:张梅溪是将军之女,相貌出众、气质不凡,从小在家庭熏陶下,她受到良好教育,酷爱文学艺术。相比之下,当时十八九岁的黄永玉是刻木刻的流浪小伙。在全家人的反对下,张梅溪毅然与黄永玉私奔结婚,一起走过风风雨雨,相伴了一生。张梅溪的图书作品张梅溪《林中小屋》节选欣赏:早上起来,森林像给罩在笼子里似的令人透不过气来。林子里的雀鸟不知躲到哪儿去了。远处,拖拉机闷声闷气地吼叫着,就像从棉被里面发出来的声音一样。中午时候,阳光从密密层层的黑云里露出来一下子,又很快地缩回云层里去。上下午班的时候,四面八方刮起了风,天气忽然凉起来,谁也没有准备,冷空气就带着风和雨点子来了。森林里一刮风,伐木工人就得停止工作,上森林去的伯伯叔叔们就得拼命往回跑,人在前面跑,雨点子就在后面追赶。窗外变成灰蒙蒙的一片。风雨在森林边沿是特别猛烈的,巨大的树群被压弯了腰,森林后边原先看不见的地方,现出了一层又一层狂舞的树影。森林在咆哮。只半个钟头,风雨就过境了。人们拥挤在屋子里,大声说话,唱歌,抽烟,准备重新出发到林子里去工作。大量的热流跟着又从地板上蒸发上来。不知谁说了一句:“把窗子全打开吧!”窗子真的全给打开了。这时候,森林完全变成一个新样子。雨水冲洗过的森林,空气显得格外清爽,太阳出来了,满林子都是闪闪的光彩。《林中小屋》序言(节选)——黄黑妮(黄永玉与张梅溪的女儿)本书作者,我的妈妈张梅溪,人生得漂亮,喜欢穿好看的衣服,对人热情仗义。她上有三位姐姐,因她之后来了弟弟,便深得宠爱,因而也妄为,竟离家出逃,跑去与全家反对的异族穷小子黄永玉结婚。大半个世纪以来,她洗衣做饭,骑着自行车招呼好几家亲友。特别是非常时期,她一直坚信爸爸是好人。没有她,爸爸也绝不会到这个份儿上。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小兴安岭中,人与动物的关系多为“我不防卫,你就把我吃了”。妈妈根据爸爸和哥哥的经历写下了《绿色的回忆》,其中《好猎人》由叔叔黄永厚插图。《在森林中》和 《绿色的回忆》是爸爸给插的图。这本小书的再版又把我带回童年。我们家好比一艘载着动物的诺亚方舟,由妈妈把舵。跟妈妈一起过日子的不光是爸爸和后来添的我们俩,还分期、分段捎带着小猫大白、荷兰猪土彼得、麻鸭无事忙、小鸡玛瑙、金花鼠米米、喜鹊喳喳、猫黄老闷儿、猴伊沃、猫菲菲、变色龙克莱玛、狗基诺和绿毛龟六绒 (为节省空间,仅举其中百分之五的名字)……据说,院子里还曾经住过两只小梅花鹿,好心的邻居给它们俩喂窝头,可是它们反刍不了……我还听说有只小黑熊,都从林子里带出来了,爸爸突然有事返回林中,小熊便托付别人代养,结果没留下……真是太遗憾了!